February 24, 2017. Friday 

 

昨晚大姊帶來你的消息,讓我很難過⋯⋯

很難想像每次遇到你,你總是笑笑幽默地跟我說話、或開著玩笑~

沒想到你會選擇先離開我們⋯⋯

跟大姐約好週六一起幫你做頭七。

我問大姊是哪天的發生的事,回想那個當下的我又是在做什麼事;家裡的電話或我的手機號碼都不曾改過,為啥你心情不好時,卻都沒打來過⋯⋯就算我們不像一般兄妹,但也能像個朋友般聽聽你吐苦水啊,我有點自責,雖然我不善於以直接又適切的方式表達感情,但我還是有點懊惱,是不是我們如果多關心你一些,你就不會選擇這條路??

 

昨晚,睡前想起你把腳踏車給我騎,

因為有你給我的腳踏車,所以逛遍了家附近的小巷子,每天跟同學騎腳踏車騎得很開心,好像這個世界就是那麼大了,而我因為你給我的腳踏車遊遍了這個世界!

想起很多事情,彷彿你說話的神韻都還歷歷在目。

 

昨天夜裡下好大的雨~

是這一陣子以來最大的雨~

在我知道你走了的這個晚上⋯⋯

 

 

昨天晚上跟大姊講完電話,約週六要幫你做法會時,大姊最後跟我說了謝謝。

今天早上二姊打來請我幫大家處理法律上的事情,最後跟我說:「這陣子哥哥的事,妳就多擔待些。」

早上、下午一再跟好幾個行政單位確認五姊辦文件的手續,從日本飛回來辦這些文件,有很多「美美角角」要注意,不像我們人都在台灣補件比較方便,擔心少問一個環節會因為補件而讓她趕不上飛機回日本。把問來的注意事項告訴五姊,她也跟我說謝謝,我說都是家人,這是我應該做的,姊回我說「就算是家人也是要表達感謝之意」;其實應該是我要謝謝她們!家裡沒娶、沒嫁就是你跟我,如果嫁出去的女兒是潑出去的水,那真的就只剩我應該擔這責任了,是吧!姊姊們是心疼你、來給我幫幫忙的,真的還好有姊姊們,不然我一個人做不來的,你是知道的!所以應該是我謝謝她們啊⋯⋯

 

 

 

February 25, 2017. Saturday 

 

大家都到二殯要幫你誦經做法會,

只有四姊沒來,因為我們聯絡不上她。

先是跟地藏王菩薩燒香,插香時,我眼睛很認真地看,沒被香燙到手;給你燒香時,除了唸唸你,也請你保佑阿母跟家人們平安健康,阿母在我旁邊說,叫哥哥給妳保佑找到好姻緣!但我只是跟你求個保佑我考試順利~~~插香時,我也是眼睛亮呼呼地看著,但莫名就被旁邊的香柱燙到手!一般人都會說是不小心的,但,我願意相信那是你的捉弄,就像小時候總愛捉弄我一樣,長大了一看到我也是先幽默地開我玩笑~~~

 

爸走後,我們好像沒有這樣全家聚在一起過了,是吧?

爸的忌日,我們總是零散、分批式地去上香拜拜,越到後來,幾乎不曾遇過你,頂多就是從阿母口中知道你最近的消息。

這次因為你的關係,把家人聚在一起,多希望這是幫你辦結婚囍事,而不是穿著黑黑的衣服送你走;也因為你的關係,給了我一次機會,讓我這個記憶力超差的妹妹有一次好好了解大家的機會,因為要幫大家辦法律相關事情,所以可以知道大家的生日、大家住哪,不要說別人覺得我們很神秘,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姊姊住哪啊⋯⋯(羞ing)!說到這個,我一直都在原地、手機電話從不曾換過,難過的時候,為什麼不找我倒垃圾呢??我一直在那兒的⋯⋯⋯⋯⋯⋯⋯⋯⋯

 

 

 

February 27, 2017. Mon.

 

雖然是228連假,但我這兩天都進辦公室去打有關你的法律文件,想要在週六(34)告別式的時候讓大家簽名,因為大家都搬離台北市了,很怕漏了文件要讓她們再來找我補件、補簽名會造成大家的麻煩,這點讓我好緊張啊!

 

約莫10年前,我第一次作拋棄繼承,那時是媽媽那邊大哥哥的案子,案子複雜的程度比你這次多上好多,中間還自己打了一次訴訟,訴訟贏了,卻因為一個小動作沒做導致要拿回擔保金的程序好麻煩啊!我就給它擺爛放著不處理,直到最近才把所有程序跑完,接著可以拿回擔保金;但,沒想到10年後,我竟然為了家裡的人、為了你,要再次複習要如何辦拋棄繼承,有了上次的經驗,我這次應該會做得很好。

 

 

 

March 4, 2017. Sat.

今天是你的告別式。

家裡的人比親戚們都早到,因為我們要幫你誦經。

小小一個靈堂,滿滿的家人,看著張瑄她們或站或跪地在前面誦經,我們在後面或站或坐著誦經,心裡有說不出的感觸……

外甥、外甥女他們都長得好大喔~~~忽然間,覺得自己很老很老很老!

平常我都覺得我還像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年輕人而已ㄟ~

當我看著他們一群在我前方、向你跪著,

看著他們的背影~我不得不承認~我老了!

誦經師父說,越多人幫你誦經,你會走得越平靜~

我們很多人來幫你誦經~希望你能放下心裡的一切~

誦經中途,張瑄覺得不舒服去洗手間~

張薇擲筊沒筊,師父讓阿母跟你說話……

阿母說她不怪你,叫你好好走,她會好好照顧自己、要你放心走!!!

站在後面的我,早就忍不住崩潰大哭……

心酸、心疼、我想在這個節骨眼上,最不甘(台語)的就是讓阿母說出那些話啊!

你說,我們是不是應該揍你一頓?!

 

 

下樓去了靈堂、準備家祭,好多親戚都來送你。

比我詢問統計時還來了更多的親戚,我想,一開始我問的時候,他們沒說要來,應該是怕給我們多添麻煩。怎知~想送你的親戚已經多到小靈堂都坐不下了,很多親戚都站在靈堂外,真是有點不好意思,讓他們站著。

其實,應該是心裡太難過了,說真的,模模糊糊地似乎還記得誰來送你,但認真要屬數的話,肯定名字喊不齊全!

告別式前一天跟高春蓮堂姊聊了一下,加上之前去四姑姑家吃飯,還有你以前跟我講爸爸的故事,原來我們的爸爸挺讚的ㄟ!!

爸爸不僅很疼我們自己家的小孩,也很疼別人家的小孩!

現在想想,我們的爸爸真的可以豎大拇指,爸爸可以豎大拇指的原因只有我知道~~~因為他是了不起的爸爸!!!

家祭時,大家輪流幫你上香,當我們姊妹們排成一個小隊伍,大姊在前面跟你說:阿母,我們會好好照顧,要你放心地走。我心想,我們家大家唯一寶貝的哥哥就這樣走了,你如果遇到爸爸的話,我想你不免要挨一頓揍!

訟了經、燒了香,推你的棺木到燒棺木的地方,也是讓我們不得不面對「你真的走了」這個事實的地方!

當你的棺木一被推進去,我們就用嘶吼的音量夾雜著傾盆大雨般的眼淚,拼命地大聲叫你快走開,因為棺木要燒了!

那把火,讓我們知道一種不可逆、不可復原,讓我們知道你是真的不會再活生生地站在我們面前……

我不喜歡這個場景,我們被禁止靠近你的棺木,我們只能遠觀、站在一定的距離外大叫你的名字、叫你趕快走開~

我超討厭這樣子~

上次,是遠遠地叫爸爸快走開~~~

這是最心碎的一個景啊!!!

 

 

最後,親戚們便默默地離開~

因為這是一個不能說掰掰、也不能說再見的地方!

我們自己家人則是去二段的餐廳一起吃飯。

(我記得這頓飯是有它的意義的,但是親戚們不好意思麻煩我們,於是在我統計時,通通都說告別式後不跟我們一起用餐。)

因為你,所以我們有這頓聚餐,爸走後,這一次是家裡人到齊最多人的一次!

(當然四姊因為聯絡不上,你的這件事情,自始至終她都沒出現)

我們拍了一張全家福的照片,裡面有阿母、有我媽、有大家!

於是,照片裡缺的就是爸爸、你、跟四姊。

雖然少了四姊沒到,但這是一張很值得珍藏的照片!(你懂我的~)

我很愛這張相片~~~

 

聚餐完,因為今天已經忙了一整天,明早也要送你最後一程,

於是,大家先是回家休息,

二姊夫其實是第一次見到我跟我媽,從來我也沒跟二姊連絡,

於是二姊跟二姊夫根本就不知道我跟我媽的相處,

但,說也其妙,要回家時,二姊跟二姊夫說要載我們回家,

於是,餐桌上就剩我們四人,二姊夫把我媽唸了一頓~~~

素未謀面的二姊夫竟然可以直戳我媽的要害!!!

見過世面、閱人無數的大老闆還真不一樣~~~厲害~

這樣的機緣是你安排的吧?!!是吧?是吧?是吧?

我很願意相信是你派二姊夫來唸我媽的!

如果真的是你安排的,那我要說:你幹的真好!不愧是我哥~

 

如果一個素未謀面的人(二姊夫)可以看得出來我跟我媽的相處,

那應該表示我這個人對於「孝順」的這件事情做得不算失敗,是吧?!

從小到大,不管多努力地做,結果總是被嫌、被唸~

於是,後來的我也就真的覺得自己完全沒做好孝順的這件事情。

但二姊夫唸我媽的這一頓,真的敲醒了我!!!

真的很感謝二姊夫的一席話~~~

 

 

 

March 5, 2017.  Sun.

 

一早去二殯幫你撿骨,看著你的骨頭,姊還感嘆地說人燒了竟然只剩這一點骨頭,的確不可思議,大大的一個人,最後只剩一點點頭骨、髖骨、大腿骨(應該是)。因為我們幫你選擇樹葬,所以這最後一點骨頭還得全變成骨灰。

變成一個紙袋子的骨灰的你,放在一個盒子裡,我們帶你去木柵深坑山上的公墓裡的樹葬區裡,將你葬在樹下。

大姊在土城選了一個地方,要將你跟爸的神主牌放一起,彼此不會覺得孤單。

我不知道死後的世界是怎麼樣,是真的有另外一個世界嗎?

你真的會跟爸相遇嗎?

相信有吧!!

就像相信真理一樣地毫不懷疑,這樣,也才能讓活在人世間的我們放心。

你們,會一直活在我們的心上,陪我們一起走過這個人生~~~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nyakao 的頭像
sonyakao

爛泥小姐

sonyak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